小学生放学路上捡到玉玺上交博物馆后成国宝45年后接到电话

一枚小小的玺印,方寸间尽显精致与奢华。这枚玉玺经历过世代王朝的更迭,终于在两千年之后重见天日。而那些被封存的历史也随着玉玺的出现被重新揭开面纱。

说起陕西,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这里的文物众多,因此也被称为是文物大省。但此次发现的玉玺却是国宝级文物,那么这枚玉玺到底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呢?这名发现玉玺的小学生后来得到了怎样的奖励呢?

1968年9月,一对父子来到了陕西博物馆点名要见馆长,工作人员本想打发他们,但这对父子却异常坚定地告诉他,他们有重要的东西要亲自交给馆长。

馆长一进门看到父子俩就亲切地打了招呼,之后便主动询问起他们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交给他。

这位父亲从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一个包裹,拆开后,一枚冰肌玉骨的玉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要想详细地知道这枚玉玺的过去,还要经过仔细的研究,所以短时间内是不能确定它到底是什么年代的。

父子俩听后,满脸惊喜,那个叫做孔忠良的小学生也为自己的发现而感到激动。馆长也对这个小孩子钦佩不已,连连夸赞他:“你为国家立了大功,不管这是不是文物,你这样拾金不昧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馆长认为应该奖励这对父子,于是在专家的建议下,决定由博物馆为他们颁发荣誉证书,并向政府申请一笔奖励。当时,他们已经决定给他们一千元。

尽管他只是一个农民,却有着极高的思想觉悟,他认为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国家的,他们准备上交的时候也并没有想到要这些奖励。

孔忠良也接过父亲的话,信誓旦旦地说道,自己就是想成为像雷锋叔叔一样的人,所以他们是不会接受这笔奖励的。

他们自觉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将文物交给国家之后就没有什么事情了。但没想到45年后,当孔忠良变成一位大叔时,却收到了博物馆的神秘电话,这段尘封的往事才被揭开来。

从材质上来看,这枚玉玺的材质是新疆和田羊脂玉,浑身玉质坚硬,玉色纯净,晶莹剔透。

相比“竹木牙角漆”,玉使用时间更多,质地坚硬也容易保存。相比“金银铜铁锡”,玉不可重铸,玉成玺之后就无法更改,代表着一定的权威性,所以用玉作为印玺的材质也符合皇帝和皇后的身份地位以及需求。

从造型上来看,这枚玉玺边长2.8厘米,重33克,造型小巧方便携带。符合皇后之玺的实用价值。

而且这枚玺印上凸出雕刻了一只螭虎为钮,螭虎腹下有透空,便于系带穿过佩戴。螭虎代表着深厚的文化内涵,它是我国传说“龙生九子”中的九子之一。

其一,汉代有着官印制度,对玺印的文字数、官职名称、尤其是对印玺的材料、绶带、钮制都作了规定。而这件玉玺与皇后之玺的记载一致,由此可以确定这枚印玺是真的。

其二,从它的出土地点来看也能证明。当时孔忠良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在一条水渠旁捡到这枚玉玺的。

吕雉是中国历史上记载的第一位皇后和皇太后,她跟随刘邦经历风雨,被立为皇后。吕后尽管是一位女子,却善于谋略,政治上大有作为,也是刘邦的贤内助,帮助他巩固了汉代的统一。

刘邦去世后,吕后被尊称为皇太后,掌握了政权,在统治期间实行休养生息的政策,因此司马迁在《史记》中对她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吕后掌权的十六年中,就在现在广州附近的南越国与汉王朝不和,不朝贡,因此,吕后颁布诏明令禁止对南岳供给铁骑和牛马等物品,对南越国进行经济封锁。

因为长陵被盗,便殿被焚烧,玉玺很有可能遗落在途中,被水冲刷到长岭山腰的水沟里,这才得以被重新发现。

“皇后之玺”作为我国出土的唯一一方帝后用玺,有着极高的文化价值,对研究汉代帝后玺印制度和礼仪制度有着重要的意义,尤其是玉石上雕刻着的“皇后之玺”这四个篆体字,艺术价值极高,被鉴定为国宝级文物。那么,作为国宝文物的发现者,政府当然要好好奖励孔忠良,于是在2012年,陕西博物馆给孔忠良打去了电话。

孔忠良接到神秘电线多年前,一位少年捡到一枚上面刻有‘皇后之玺’的玉石印章后,立即和父亲送到国家文物部门,现在这枚国宝文物就陈列在陕西历史博物馆。”

对此,父亲当然很欣慰,于是便带着儿子从咸阳赶到了西安,亲手将这份珍贵的文物上交给了博物馆。

当时博物馆要给他们一千元的奖励,父子俩还是婉言谢绝。父子俩认为他们将文物捐到博物馆就是为了让他们继续研究下去,发挥他们应有的价值。

“皇后之玺”存放在陕西博物馆,1991年陕西历史博物馆改建之后,“皇后之玺”成为镇馆之宝之一。

在准备阶段时,王京平听说四十多年之前有个13岁的少年捐赠了国宝,于是特意打去电话去村里寻找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