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影像”沈永燕:生活中的诗情画意

每个人的一生总有着不尽的相似,那就是坎坷、颠沛,但每个人的生活却有着惊人的不同,有的浪漫美丽,有的糟糕混乱。经过岁月磨砺沉淀后的美才是最有魅力的美。沈永燕,一位保山艺术界的奇女子,她以由内而外散发的芬芳,感染着身边的所有人。

父母从昆明支边到了保山潞江坝,沈永燕就出生在了这里。童年的她受父辈几代人的影响,父亲喜爱看书,母亲喜欢刺绣,沈永燕经常坐在母亲身旁听她讲故事,看着母亲用七彩丝线绣着美丽的图画,心中充满了好奇和对色彩幻想。艰苦的环境中没有画纸,她就偷偷在父亲藏书的边边角角涂涂画画。耳濡目染,她长大后都一直喜欢手工刺绣服饰,连身上背的包包都不例外。也因此,对色彩的敏感,对颜色的五彩斑斓,就想把美的事物用画笔给呈现出来,迷恋上了绘画,一发不可收。朴实的劳动人民、木棉花、涛涛江水都成了她后来创作的源泉。

15岁她考上了美术师范学校,一心想继续深造,毕业后被分配到山区中学教书。她向往更高的艺术殿堂,她给挚友写信说:“终有一天我会站在高高的艺术殿堂上…….”。儿时轻狂偏执的梦想,雄心壮志,现在想起也只是茶水间的笑谈。在校期间,她努力工作,培养了很多当地的学生考上艺术院校,自己也不断学习,想报考更高级的艺术院校,但多次被阻,倔强的她从不放弃对艺术的追求,她坚信“是金子总会发光”。每天下班后就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不见客,一笔一笔坚守着自己的梦想。那是一段充满泪水与寂寞的年代。7年后机缘巧合被调到了保山市文化馆成为一名专职画家,开始了自己真正的艺术之路。

走进她的小院,一院的春暖花开,绽放的花芬芳入鼻,让人只有使劲地的让自己安静下来,语言,都被那些“惊艳”压在了语言的土壤之下,冒个芽来都很难。我也不例外,毫不犹豫地在院落一角的吊椅上坐了下来,阳光暖暖的洒在身上,满身,满脸,暖极了。她优雅地在院子里给花草喷水,非常专注,专注的女人一定是有着一种特有的魔力,如果她拿起画笔,时间会凝固。她专注的样子尤为迷人,把自己也变成了一幅画。

此时,是三月的开端,经历了疫情居家的沉闷,想看春天那颗心蠢蠢欲动,想生长出属于自己的力量。这里的一角一落,无不美得让人心醉,真正的把生活活成了艺术。

沈永燕常说:“生活一定要有情趣,人生是一个感悟的过程,在最差的环境里把生活过到最好,这就是人生的修行”。她真正把艺术融入进了生活。进入的她的客厅和敞开的集书画茶室于一体的会客厅,墙面上呈现的无一不是艺术和生活的交融。画乃艺术,而艺术是情趣,把画融入到情趣的生活里。记得一位画作家曾经说过:“任何艺术抽丝剥茧到最后都是在审视创作者的情感与修养,倘若你见一幅画觉其和谐完整,其妙处在此,生活妙处也是如此。”

曾经在乡村中学里工作时,房间很小,也很简陋,甚至连桌子都没有。她把纸箱平放在地上,用一块方巾铺在纸箱上面,骑上单车到田埂里摘一束野花,在瓶子里一插,瞬间小屋增添了生机。那些年,生活给了她备尝艰辛,但也给了她修炼提高的机遇。她画下了田野,也画下了小屋。

绘画是可以通灵画家心性的,日常中,她除了绘画,还时常以茶叙事。她的会客厅里,一张硕大的茶桌上摆放了各种茶具,一把把精致的茶壶也在一旁。每天下班后,忙完了家里的家务活后,她会给自己泡上一壶茶,在茶与书的陪伴下,这位嗜茶的画家以茶事回归文人式的生活,惬意地享受着静好的岁月。朋友来了也亦然,三三两两的朋友会到她那儿,在欣赏她的新画作之后,就认真看她烹茶。茶随这位她手间的动作涓涓流动,从她的作品里,茶与画,画与茶,常常让朋友们产生道不出的微妙声音,一种把生活的经验转而为艺术的享受。

在她看来,努力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生活更愉快,增加各种宽度。她把工作安排得甚至妥当,一年当中如果真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去买一点,给自己和孩子安排假期外出写生,走进大城市,也走进乡村机会。她是拎得清可以做自己的主,生活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是为了生活,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一点。

一位朋友是这样来评价她的:尽管生活对她有太多磨难,但仍能坚守住初心,知性而率真,单纯而善良,童趣而自强,对生活充满热情。

沈永燕曾在院校学习油画8年,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后因机缘巧合,尝试国画,作为一位画者,不惑之年,从零开始,是需要勇气和底蕴的。沈永燕说:“艺术无界限,中西绘画有异也有同,真正的艺术家只有放下名利,放下固有的成绩荣耀,不断挑战自我,才不枉此生”。她画里画外都追求着“真我”,她说“生动,意境是绘画的灵魂,艺术只有先用真善美感动自己,才能感染他人”。她是一名充满灵性的女人,对艺术有着较高的追求水准,不断求新,生活中她为人低调平和,自然真实。无论是生活、艺术追求,她都把心态放都很低,她说这样才能广博知识,她给自己的定位是老百姓,画者。

不惑之年之年的她,在追求着一种“静而精”的生活方式。她深居简出,远离繁华喧闹,偶有朋友小聚,真诚相待。有人说从她身上看得到一种“时间沉淀的妩媚”。她把年少轻狂时的轻浮酿制成一瓶醇厚的美酒,她把一路的荆棘描绘成满园春色,她,安静地在生活与艺术、艺术与生活里穿梭,把名放下,把利放下,只在通往真正艺术殿堂的道路上永不停歇。命运总是兜兜转转,但她从未离开过绘画,有过几年的时间她把自己“放逐”,尔后还是回归到绘画中,如今她的梦想正在一步一步实现。

“我很庆幸,在浮躁的尘世里,有一方净土让我能安静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沈永燕的绘画,没有要拿去获奖的目标,却有用本心创作到最好的目标,在创作的道路上善于学习,参加展览,去美院聆听讲座,但从不跟从,画风一直都是独立的,只属于自己的。她从单位学习到家里,从生活中学习到工作中,从省内学习到省外,从书本学习到实践,在学习的路上从未止步。她把工作、生活、学习融为一体,向着“静而精”的更高精神层面修行。

艺术是源于生活,服务于大众。在生活中,她以平和的心境追求真我,在创作中,她则以激情创造另一个线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沈永燕虽足不出户,但内心被举国上下的众志成城所感动,也为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触动,怀着久久不能平静的心情,创作了《苍生》系列国画作品,表达对受难者的悲悯之情,对抗击病毒勇士的敬意,也呼吁人们对大自然的敬畏,对生灵的保护,对祖国的热爱之心。很难想象,这些作品就在她那“方寸”天地中诞生,她的作品真情实感,激情满满、朴实无华,厚重大气。

她的作品多次在国家级、省级刊物和展览中发表、展出,并在2006年油画《节日里的德安少女》获云南省 “彩云奖”铜奖、并获保山市首届文学艺术政府奖,2012年油画《溪水声声》获云南省 “彩云奖”银奖,2014年油画作品《山花浪漫》入选云南省廉政美影书作品展,并被云南省文化厅收藏。2016年获第四届保山市文学艺术政府奖。2016年国画作品《牧》被张大千美术馆收藏。其中《美术教育的发展与思考》、《关于艺术的劳动价值》、《找差距求发展》等论文在省级刊物发表。现任保山市文化馆美影书部主任、副研究馆员、云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然而她说:“以头衔荣誉炫耀自己的艺术家是可悲的,用作品说话的艺术家才是真正的艺术家”。她还说:“其实,人的一生,成功与失败没有界定,做好自己,保持善良,顺其自然,力所能及的为大众服务便可以”。这就是真实的她。

沈永燕的人生,洒满了艺术的芬芳,作品写满了人生阅历。生活积淀的回馈一直眷顾着这位热爱生活而又情趣的画家,她用时间来沉淀,不急不躁,优雅从容面对生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