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不会取斋号我教你!

“斋号”就是书斋的名字。为斋号命名,也算是中国文人志士的雅趣。最早的书斋是没有名字的,到底是谁一时兴起,最先给书斋添上“斋号”,而今已经无从考证。但“斋号”文化却流传下来,成为中国书斋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我们把书房称为书斋,是因为“斋”本义是斋戒的意思。古人认为读书是件清心凝神的事,该抱着一种虔诚的态度,因而书房以多“斋”命名。如王安石的“昭文斋”、蒲松龄的“聊斋”、刘鹗的“抱残守阙斋”、周作人的 “苦雨斋”。

除了“斋”字,古人书房取名还有用堂、室、屋、楼、馆、阁、轩、舍、居、洞、庐、庵、簃亭、山房等等,各有寓意。有的更是别出心裁,不限于此。

堂,许慎《说文解字》:“堂,殿也。”其特征是高大、宽敞、明亮,所以文人学者起斋名用“堂”者颇多。也有种说法,“堂”有学堂之意,书斋名里头带着“堂”的,有不少是在里面教学生的。敢以“堂”为名,自然是大方之家,兼有老师的身份了。如纪晓岚的“阅微草堂”、张大千的“大风堂”等。

阁,原本指置放物品的架子,宫廷里收藏图书,便以“阁”为宫之名,藏书家所造的楼也用“阁”命名。“阁”因此也就有了“楼”的意思。如唐伯虎的“魁星阁”、刘海粟的“存天阁”、吴青霞的“篆香阁”等等。

轩,从车旁,原指有帷幕的车子。由其形引申为有窗户的长廊或小屋。如归有光的“项脊轩”、辛弃疾的“稼轩”。

居,是居住的意思,书斋乃是文士生活起居的中心,因而文人书房不乏用“居”,如叶圣陶的“未厌居”、启功的“坚净居”等。

屋,本义是古代半地下穴居的顶部,汉代起引申为房屋。文人书房用“屋”“书屋”命名,平实朴素,自有韵味。如郑板桥的“青藤书屋”、夏丏尊的“平屋”、的“菊香书屋”等。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不少字用在斋号里头,如洞、舍、庐、亭、庵、簃、庋、牖、廛、榭、园、岩、巢、村、蓬、窝等等,此处也就不再赘述,而有些人取名,不限于此中,反而有趣,不妨一谈。

音乐家黎锦晖解放前住在一个茅草屋里,却为它起名“嘉禾别墅”,其乐天达观的人生态度让人不禁莞尔。任继愈先生晚年的书斋取名叫做“眼科病房”,他说岁数大了,无论做点儿什么工作,都必须点点儿眼药才能干活儿,可不是名副其实的“眼科病房”么?

无论斋号为何,用了何字,其中都蕴含了主人的哲思和希望,斋号之中,往往透露出其主人的性情、经历和思想。因而这些斋号早已不仅仅是些文人为自己的书房起的名字,而是书斋文化的长卷之中最重要的部分,是一部妙趣横生的中国文人思想史。

下面我们来欣赏一下自宋代以来一百位文人名家的室名堂号,看看这些历代们人们的风雅情怀。

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沈周(1427年-1509年)水云居、有竹居、煮石亭、耕石斋、有竹庄

文徵明(1470年-1559年)玉兰堂、悟言室、停云馆、玉磬山房、歌斯楼

徐渭(1521年-1593年)青藤书屋、子云居、湘管斋、一枝堂、西州字堂、樱桃馆、水鉴堂

项元汴(1525年-1590年)退密斋、香严居、漆园、天籁阁、若水轩、蘧庐、墨林堂、博雅堂、净因庵

黄道周(1585年-1646年)浩然堂、听秋阁、琴鹤轩、 洒光堂、石斋、十朋轩、明诚堂

王铎(1592年-1652年)天香亭、千秋馆、蕉苇书屋、 癡庵、崝嵘云房、璚惢庐、娄络亭

王时敏(1592年-1680年)西庐、儒斋、农庆堂、珍玩 楼、藻野堂、稻香庵

梅清(1623年-1697年)雪庐、敬亭、瞿硎石室、南冈草堂、衡洞草堂、茶峡草堂、天延阁、东山草堂、梅花书 屋、巳指斋、醉吟白雪楼

朱耷(1626年-1705年)在芙山房、刃庵、何园、黄竹 园、禊堂、驴屋,洛园、怀古堂、鰕䱉扁軒

王翚(1632年-1717年)西夹阁、来青阁、响山楼、虚 室、澂怀馆、拙修堂、味葵书屋、水云精舍

恽寿平(1633年-1690年)白云楼、东园、云起楼、白 华斋、菊涧、兰室、白云草堂、欧香馆、不远斋、梅花庵、 红雨轩、望古斋、苕华馆、梦晖室、梦墨斋、研云草阁

王原祁(1642年-1715年)求是堂、古期斋、扫叶庵、 期仙庐、潭影轩、罨画楼、穀贻堂

高凤翰(1683年-1749年)南村、河干草堂、西园、灌 园、懋堂、文石山庄、桐阴别馆、九如楼、息园

汪士慎(1686年-1759年)七峰草堂、瘽斋、勤斋、巢林、心观、斋萱堂、鱼睨轩

郑燮(1693年-1765年)北泉草堂、橄榄轩、病梨阁、铜菩萨庵、雪浪斋、然藜阁、无数青山拜草庐、清晖书屋

乾隆(1711年-1799年)三希堂、淳化轩、道宁斋、乐寿堂、漱芳斋、画禅室、五代五福五德堂、 春藕斋、随安室、芝兰室、抑斋、养性殿、熙和轩、倦勤斋

刘墉(1719年-1804年)石庵、木庵、香巖、勗斋、老 桂山房、清爱堂、仙舫

翁方纲(1733年-1818年)苏米斋、宝苏室、两香斋、 苏斋、晋观堂、塔影轩、彝斋

伊秉绶(1754年-1815年)白雨山房、寒玉斋、赐砚 斋、默庵、长生古瓦斋、斋心观古之居

陈鸿寿(1768年-1822年)曼云阁、石经楼、桑连理 馆、双连理馆、阿曼陀室、千八百鹤草堂、十六椽竹馆、梦 饲千百鹤斋

蒲华(1832年-1911年)九琴十砚斋、九琴十研楼、夫蓉盦、剑胆琴心室、芙蓉盦

吴昌硕(1844年-1927年)缶庐、石人子室、半日邨、 禅臂轩、破荷亭

齐白石(1864年-1957年)寄萍堂、借山吟馆、三百石印斋、甑屋、杏子坞、悔乌堂、乐石室、星塘、借山堂

黄宾虹(1865年-1955年)冰上鸿飞馆、竹北簃、青照台、佩训堂、宾虹草堂、石芝室、宙合斋、宝荀楼、籀庐、 鸿庐

李叔同(1880年-1942年)晚晴山房、李庐、旭光室、殉教堂、城南草堂、银洞草庵

吴湖帆(1894年-1968年)倩庵、醜簃、梅景书屋、迢迢阁、四歌堂、东庄、四欧堂

张大千(1899年-1983年)大风堂、环荜庵、摩耶精舍、呢燕楼、聊可亭

《二十四书品》是冯剑星探讨书法研究的理论专著,经历7年时间写作,5年时间修订,被书法大家周俊杰先生誉为“传世之作”。该书以“高僧说禅,名妓谈情”的手法,第一次划分了书法的境界。该书一经出版,连续5次再版,并被国家图书馆收藏,被广大书法同道称为“书家必读之作”。

1、剑星弟:昨夜回宁,在一大叠各地书信中发现了《二十四书品》真让我喜望外,为你这个年纪在同侪中出类拔萃而欣喜!你有这样的扎实功底与人文情怀,日后必成大器!许期择时一晤。——言恭达

4、味之深而出语隽,言之文而行之远。今五年再版,五百年后,当更有再版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