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留下的1件作品乾隆皇帝大笔一挥加了4个字谁看见都生气

  乾隆皇帝,是清朝历史上的有为之君,他曾经与祖父康熙、父亲雍正三代人联手开创康乾盛世,缔造了封建时代最后一个盛世时期,清朝统治在他手中走向巅峰。乾隆虽然功业煌煌,但他有两个毛病,最为后人诟病。第一是好大喜功,一生标榜十全武功,其实很多属于滥竽充数。其次就是附庸风雅。因为这个毛病,他还差点毁掉李白的一件文物。

  话说乾隆皇帝继位后,一心要效仿古代圣贤明君,做一个名垂青史的千古一帝,文治武功都想做到尽善尽美。在武功方面,乾隆在位期间多次发动对内对外战争,平定准噶尔之乱,平定大小金川,征缅甸打安南,虽然成败参半,好好代代总算保住了面子。在文治方面,为了彰显盛世风采,乾隆潜心收集、广为搜罗大量字画文物,珍藏在宫中,供自己把玩欣赏。

  从《石渠宝笈》一书的问世,就可以看出乾隆对于历代书画珍品的重视,以及个人造诣的精妙。处理朝政之余,乾隆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把玩欣赏历代书画大家的墨宝,吟咏观摩,与古人神交千古。作为权倾天下的帝王,肯陶醉于高雅艺术和精神享受,摒弃声色犬马之娱,也算难能可贵。

  不过,乾隆附庸风雅的毛病,却使得他经手过的很多珍贵书画珍品,都遭受了一次劫难。乾隆不但喜欢欣赏,还喜欢在这些书画珍品上题字盖章。历代书画收藏与鉴赏名家,都有在过手书画上题字印章的习惯,但毕竟是千百年的古物,价值不可估量,因此题字印章都有一定之规,决不可随心所欲胡描乱写,不然一笔下去,就可能毁掉一件无价之宝。

  明末清初学者钱谦益曾说过:余观古人书画,不轻加题识。题识芜杂,如好肌肤多生疥疠,非书画之福也。就是对此问题的精辟论述。因此历代收藏家鉴赏家,大都会遵循不侵画位、不伤布局等一些原则,尽可能避免损伤原作的神韵。可惜的是,这一原则到了乾隆这里行不通。

  乾隆对于古代名家的墨宝大作,向来敢于下手,他经手的名家大作,很多都被他不知轻重、劈头盖脸地题字用章,简直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唐朝大诗人李白,曾经留下一件传世文物,《上阳台帖》,据称是李白唯一存世的手书墨迹真品,从唐朝传承至清朝,历经沧桑,弥足珍贵。

  乾隆看到后,为了表达对诗仙李白的崇敬之情,兴之所至大笔一挥,在《上阳台帖》卷首写了4个大字:青莲逸翰。笔酣墨饱,端方平直。可惜的是,这四个字却让他挨了骂。四个字不仅尺寸远大于李白原文,有喧宾夺主之嫌,且字体风格和含义,均与《上阳台帖》本身格格不入,显得恶俗而多余,被认为是典型的狗尾续貂、多此一举。任何人看到这幅真迹,第一眼都会被卷首那四个黑大汉般的大字吸引,严重影响了原作的布局与风格。后人对乾隆此举颇多诟病。

  不仅如此,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被他题记印章七十多处,已经到了见缝插针的地步。赵孟頫的书画作品深受他的喜爱,也深受他的摧残。这些珍贵无比的传世孤品,就这样被乾隆自鸣得意的狗皮膏给糟蹋的体无完肤。乾隆为了满足他的占有欲和虚荣心,而不惜破坏这些传承千百年的珍贵文物,让后人对他的行为愤慨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