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旷神怡:红木中的“四大香木”

汉代时,即流行薰香、薰衣。唐、宋期间,“香”则完全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佛教供养的重要仪物之一。《僧史略》中说:“香也者,解秽流芬,令人乐闻也。香为信心之使也”。换言之,香有流布芬芳、消除秽浊、驱逐蚊蝇、清神正念、申表诚敬的作用。

其中,沉(沉香)、檀(檀香)为植物香;龙(龙涎香,抹香鲸消化系统内的凝结物;也有认为是龙脑香,龙脑香科植物龙脑香树的树脂凝结形成的结晶体)、麝(麝香)为动物香。

而29种国标红木,也大多有或浓或淡的不同香味。其中,特别是以下四种红木的香气最为明显、最受推崇:

《本草纲木》记载:“拌和诸香,烧烟直上,感引鹤降。醮星辰,烧此香为第一,度箓功力极验”。“烧之,辟天地时气、宅舍怪异。小儿带之,辟邪恶气”。

黄花梨木料在新锯切时,有浓郁的辛香味。这种独特的辛香味,淳厚悠远,沁人肺腑,让人过鼻不忘,也是行家识别黄花梨与众多仿冒木材的重要依据。

虽然学名里有“檀香”二字,但和市场上的檀香(老山檀香)有明显的区别。不仅香味和老山檀香不同,并且香味也没有老山檀香那么浓郁。

在小叶紫檀木料新剖开或加工打磨时,气味容易出来。火烧的话香味更明显,在刚点燃时,吹灭明火,从木头冒出的烟气中,可以很明显闻到它的独特气味。用电薰炉加热紫檀粉末时,也有同样效果。

气味很难用言语表达清楚,小叶紫檀的紫檀香,大概类似于老山檀香充分稀释后,混合了巧克力的甜香,又夹杂了一丝醇厚的花香,在鼻腔的里回味绵柔、悠长,让人身心放松。

据医学书籍中记载,紫檀木有芳香行气的作用,既可以安神,也可以使人心绪平衡、安详、沉寂。

并且对皮肤特别好,唐代“药王”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中记载紫檀外用研末治疗面部污垢不洁的“面䵟(gǎn)”之症:“用时以水研涂面,旦以温水洗,却忌风油,七日面如莲花”。

学名交趾黄檀。在锯切时会散发出酷似优质老陈醋的酸香味,“酸枝”一名也正是由此而来。

除了大红酸枝之外,酸枝木类中的巴里黄檀(俗称花酸枝)、奥氏黄檀(俗称白酸枝)、卢氏黑黄檀(俗称大叶紫檀)等,在开料时也有香型不同、浓淡不同的酸香味。

据《中国中医药报》的文章介绍,大红酸枝的酸香味有独特的杀菌功效,同时有预防高血压、高血脂的功效。

只要走到生产缅甸花梨的车间门口,或存放缅甸花梨白坯家具的仓库门口,就可以闻到它独特的花梨香。

花梨木的香气可以稳定中枢神经系统,可帮助改善情绪低落、疲劳及忧心忡忡的心理状态,对于失眠有一定的改善功效。

当然,任何物体的香味,在开放环境下放置时间久了,表面的气味都会因散发而慢慢变淡,直至成为微香、无味。所以,红木老木料、成品家具的表面一般都没有明显的气味。

对于木料来说,一般用刀片刮一下,或用砂纸磨一下,去掉最表层之后,就可以再闻到香味。另外,也可以用热水浇烫一下,木头的气味一般也会再散发出来。

成品家具,一般在打开柜门、抽屉等内部封闭空间后,可以明显闻到木头的香味。曾见过一对成品十几年的黄花梨顶箱柜,打开柜门后,依然辛香味扑鼻。

另外,在空气湿度高、变化大时,木材与空气的水分交换比较充分,木材气味的散发也最为明显。所以,室内红木家具的气味,一般在阴雨天或阴晴转换时最为明显。

室内有香气的红木制品多,虫蚁一般都极少。据实验结果显示,在苦恼螨虫的住宅里,将地板、家具及床换成具有香味的红木木种后。与改造前相比,螨虫数量急剧减少,一年跟踪调查也是同样的结果。

在日本等发达国家,已开始使用芳香型建材—将具有杀灭螨虫、防霉、除臭、增进健康作用的木材精油注入建材中,以抑制螨虫、霉菌繁殖,并使空气清新。

而红木之香,来自于天然,生活在红木居室里,当然更能使人仿佛置身于森林的自然气息之中,让人心旷神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