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寒门的“90后”科学家强玉杰:以纯粹的内心追求科学的真理

现代科学之父牛顿、交流电之父迈克尔·法拉第、中国现代科学之父华罗庚、现代疫苗之父莫里斯·希勒曼……当这些响当当的名字被一起提及,使他们产生“交集”的,除了他们为人类和科学作出伟大贡献这个缘由之外,还有一个常常被人们“忽略”的共同点,那就是“出身寒门”。

正如“寒门生贵子“这句俗语所说,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有许许多多的科学家都曾与困苦的境遇作过顽强的斗争。除了开篇那些“如雷贯耳”名字,在这个时代,一批年轻的科学工作者,也靠着数十年的寒窗苦读,走出农村、走出大山,凭借顽强拼搏的精神,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梦想。

1992年出生于山西农村的强玉杰便是其中一员。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山西农村,人口不多,村民多以务农为生,一些贫困的地方甚至连购物都是简单的以物换物,直到如今仍有村民保持着这样淳朴的生活方式,强玉杰的家庭虽然没有这样的贫困,但他所接触的生活环境也是大致如此的。

然而,生活上的不富足,却没能成为禁锢年轻人成长的“枷锁”。强玉杰在这样单纯、质朴的生活环境中,通过多年来纯粹的拼搏与努力,如今已从一名“寒门学子”成为了网友口中的“人生赢家”:29岁担任北京科技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作为90后青年科学家先后入选全球前2%顶尖科学家、全球顶尖前十万科学家榜单并成为最年轻入选者之一。

更值得一提的是他在科学研究工作中的成就,强玉杰始终面向国家重大需求,以重大工程材料长寿命可靠服役的“卡脖子”难题为主线,成功研发多种功能防护材料;冬奥期间,他积极承担攻关任务,高标准完成2022年北京冬奥会主火炬燃料供应系统服役评价,有力保障了点火仪式圆满完成。凭借不俗成绩,强玉杰成功登上近日“北京榜样”的榜单。今天,请跟随《中国科技信息》一起了解强玉杰的故事。

“自小从山西农村长大,没有好的家庭条件,没有更好的教育背景”,在榜单简介中的这句话,吸引着人们的关注,很难想象,年仅30岁的他,是经历了怎样的荆棘之路,才能实现今日的成绩?通过他的学习、工作,不难解开这个疑问。

因为年少时家庭条件的限制,学习成了强玉杰的生活主线。因为足够纯粹、专注,硕士、博士阶段,他只用了5年的时间,就结束了学业。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从硕士到博士毕业,通常需要7到8年时间,因此,在大家眼中,强玉杰创造了一个奇迹。强玉杰说,其实他并没有计划这么短的时间完成学业,主要是因为在攻读硕博的过程中,自己就研究出了很多成果,所以一切都加速了。

去年7月,强玉杰在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所完成博士后阶段的科研工作,正式来到北京科技大学国家科学中心任职,进入新的工作岗位,强玉杰一如既往的将精力投入到科研中,并且直接瞄准了研究领域里“卡脖子”的难题:深海、航空航天、石油石化等极端环境设施的防护新材料与新技术。

在一次采访中,记者问到他对自己的要求是什么,他的回答实在而真实:“不断增强学术能力,认认真真做事,踏踏实实做人。”在同事的印象中,他平时很少休息,都是住处和单位两点一线,时刻在批改学生论文、追踪科研进展。晚上和周末,就把办公室当作第二个家。就是在这样繁忙的科研任务和工作中,他已经三年没回山西老家过年了。

年仅30岁的强玉杰,因为在学生生涯中跑出的“加速度”,累计已经从事科研工作有十年了。而无论是在中国科学院海洋新材料与应用技术重点实验室,还是在北京科技大学国家材料服役安全科学中心,强玉杰牢记“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想方设法把基础理论研究成果应用到产业提升和国家重大工程中。

其中,强玉杰在国家重大工程材料长寿命可靠服役行为与防护技术方面已取得了系列创新性进展,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揭示了有机分子化学结构与缓蚀性能之间的构效关系,创新性提出多锚点吸附效应、多功效多层竞争吸附理论;高效合成了离子液体、碳量子点、植物提取物等多系列新型环境友好型缓蚀剂,实现在分子层面上调控缓蚀效率的目标;针对常规防腐涂层长周期服役性能,提出了缓蚀剂“自制备”纳米容器的概念,缩短了智能防护涂层的制备路径。因为出色的科研成果,他还相继被聘任为中国腐蚀与防护学会缓蚀剂专委会委员、北京腐蚀与防护学会理事及中国化工学会水处理专家库专家。

不仅如此,他研发的离子液体、植物提取物等新型绿色缓蚀剂及系列功能防护涂层,对海洋牧场、沿海火箭发射塔架及复兴号高铁等重大工程装备的长效防护提供了重要支撑。这些产业应用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也使强玉杰更坚定了科技报国的决心。

面对冬奥会赋予科技工作者的重大历史机遇,他牢记科技报国使命担当,积极承担攻关任务,2021年8月到12月,在金莹老师带领下高标准完成2022年北京冬奥会主火炬燃料供应系统服役评价,有力保障了点火仪式圆满完成。

虽然如今已经步入而立之年,强玉杰的脸上已经褪去少年稚气,但他依旧保持着那份初心,和对一切事物的接纳与包容。因此,他在工作中赢得领导、同事的认可,在课堂上受到学生的喜爱、尊重。

全球前2%顶尖科学家、全球学者库顶尖前十万科学家、之江实验室国际青年人才……细数多年来取得的荣誉和成绩,强玉杰不骄不躁,并且期待更多的挑战。

而谈到他目前所“扎根”的“火星车”外保护涂层技术,强玉杰没有半点自满。他说,虽然中国的火星车已经登陆火星,但接下来还有木星车、水星车等等,“未来我们还会登陆更多星球去科研,每个星球都不同,所以防护的要求也不一。”强玉杰在每一项科研工作中,都带着这样踏实、平和的态度。

至今,他积极承担和参与了国家、省部级及企业项目十余项,在相关领域共发表SCI论文80余篇,ESI高被引论文14篇(缓蚀剂领域全球第一),编写专著章节4部,申请10项国家发明专利。在国际上已颇具影响力,多次在国内外学术会议上做主旨报告,担任10个国际国内高水平学术期刊的客座主编、编委以及青年编委,40余个国际高水平SCI期刊的评审专家。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