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妙佳器精品云集——中国古董珍玩专场|永樂2022春拍

7月25日,北京永樂即将为藏家呈献「中国古董珍玩」专场拍卖。是次专场共有一百余件拍品,时期涵盖明清两代,种类则包括陶瓷、玉器、漆器、金铜器及古典家具等,件件精彩,深具文化与艺术价值。

于此我们挑选以下数件值得关注的拍品,并诚邀您于7月21至23日亲临拍卖预展,一探本期拍品之经典与精妙。

此器器形源自古代青铜器,造型庄重典雅,腹部两侧各饰蝴蝶衔环耳一对,勾绘精致清晰。自口沿而下分绘连回纹、蕉叶纹、连珠纹、如意云肩纹、缠枝花卉纹及海浪纹等,层次分明,布局繁复,装饰效果极佳。所施青花发色明艳,笔触点染仿明永宣苏麻离青之铁锈斑沉著效果,苍雅淋灕。蝴蝶广受喜爱,寓意吉祥,象征祝庆多福,常可见于瓷上。

然而衔环蝴蝶耳多见于乾隆时期玉雕广口洗,瓷器作例却是凤毛麟角。蝴蝶以钴料勾勒渲染,翅膀细点、脉络,无不生动如真,为瓷尊更添一分巧思,并与花卉纹饰相得益彰。

永宣二朝社会繁荣兴盛,上承明初洪武之非凡气象,于短暂几十年间开创盛世之风,亦铸就中国陶瓷史上最为辉煌的一段传奇,为有明一代官窑瓷器艺术之典范。其开创之功甚伟,集古今之菁华,融中外之风格,器类式样之丰富,釉色装饰之广泛,为此前所未经见,隽品迭出,尤为精绝,其中青花一项,色泽深翠,式样精妙,备受后世推崇,本品器形、纹饰即源于永宣青花葵口斗笠碗为范本化裁而来。

碗敞口外侈,折沿,斜弧腹,圈足外撇,造型别致。斗笠碗为宋代经典造型,洗练简约,深获世人所喜。有明一代,御瓷之中最早出现斗笠碗一式为明永乐时期,实例可见中国国家博物馆典藏明永乐青花松竹梅纹碗,口径为 21.8厘米,著录于《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研究丛书——瓷器卷·明代》,图21。

现存伊朗阿迪比尔神庙旧藏之中有一例「永乐青花折枝花果纹斗笠碗」《伊朗阿迪比尔神庙藏中国瓷器》图47),及清宫旧藏「明宣德青花折枝花果纹葵瓣口碗」(《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里红(上)》,页 159,图151),在形制及纹饰上都与本品极为相似,应为本品之祖本。清帝仰慕前朝风流,此类青花斗笠碗得圣意锺爱,本品承其形而创其新,自见赵宋精雅简练之美,尽显曲线变化之佳妙。胎质细腻坚致,釉汁莹润亮青,内外壁均绘牡丹、荷花、茶花等六组折枝花卉纹,碗心绘团菊一朵,亭亭玉立,灼然盛放,青花局部可见重笔点染,为刻意追摹永宣时期特征。全器内外纹饰疏朗,诸花妍放生姿,极见清逸之气。

纹饰风格写实逼真,颇有国画之笔墨意韵,得其法度,勾、勒、点、染诸法,运用皆宜。线条粗细并用,青料浓淡兼施,从而令画面富具苍翠欲滴的意趣,透显凝重典雅之美。径足外撇,足墙绘卷草纹一周,胎骨细腻,抚之光润如玉。青花「大清乾隆年制」篆书款,书法精绝,朴拙苍健,古意盎然。检视当今公私收藏,与本品最为相近的一例为现存南京故宫博物院藏清乾隆淡黄地青花折枝花卉纹折沿碗,(《宫廷珍藏—中国清代官窑瓷器》,页216),其纹饰、构图、写款、青花发色特征皆与本品完全一致,唯尺寸、釉色稍异,可兹参较。

本品设计新颖,气息疏朗清逸,器壁所饰折枝花卉纹彼此留空开阔,与白皙莹润之釉面彼此映衬,彰显胎釉之精良似玉,予人视之倍觉清雅尊贵。其饱历数百年之风霜而宝光依旧,风韵不损,令人赞慨。由之可鉴,正因乾隆青花御瓷静穆而高贵之气质,彰显出中国陶瓷那份穿越时空、不可言喻的经典之美,令后世仰其风姿,宝藏臻至。

此屏装饰华丽清贵,屏心以黑漆为地,镶嵌粉彩平安富贵图及瓷质钤印。图中以仿官釉瓶插一株牡丹,枝叶繁茂,吐萼含英。所绘彩料妍丽,花枝以粉、黄二色敷染,翠叶拥簇,极为清雅,尤见丰韵。右上角缀以引首章「御赐郁金积翠」,左下角钤私章「唐英之印」、「隽公」。唐英一生才华横溢,除榷陶外,诗词、戏剧、书画均造诣非凡,只是为榷陶盛名所掩,少人提及。正如高斌为《陶人心语》做序中所书:「唐俊公先生自少与予同侍内廷,长予一岁,顾先生之书画,法皆臻绝妙,又能诗善属文,才情掞发,声望卓然。」又叶氏《再续印人小传》称:「唐英,工宋人山水人物,能书,诗有清思,榷两淮、九江,珠山昌水见之笔墨者为多。曾主官窑事,制器甚精,今称唐窑,尝亲制书、画、诗,付窑陶成屏对,尤为奇绝。」由此可知唐英多取书画绘之于陶屏,并集诗、书、画、印于一体,例如本品之引首章「御赐郁金积翠」者,据唐英学社黄清华先生考据唐英窑务年谱,或为乾隆十三年,唐英二次觐见乾隆皇帝时,因御窑烧造品质迎合上意,故御书赏赐唐英「郁金积翠」四字。并于其后多次运用于屏书引首章之上,如日本永青文库藏对联,收录于《中国美术至宝展》,1981年,所钤印章即于本品相类,皆为白釉以矾红绘写。另例为日本田路周一藏品,著录于《清朝乃瓷器》,1976年,其后上拍于香港佳士得,2013年益清阁专场,编号2012。

此屏为中国首任银行家郑铁如(1887年-1973年)旧藏,其为广东省潮阳县人,字寿仁,1950年后转任中国银行香港分行经理,1966年后,郑铁如任中国银行董事会常务董事、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香港中国国货公司董事长。

明正统、景泰、天顺三朝,时政局动蕩,景德镇御窑厂长期处于减烧或停烧之状态,且近年考古发掘暂无署官款之器,故此一时期御瓷烧造情况不甚明朗,多被称之为「空白期」。但据近年考古发掘所得,明代正统至天顺时期之遗存,位于珠山西侧与北麓两地,上承宣德,下啓成化,承啓明代御窑风格之转变,所呈现风格独特而疏旷,既无前例,后期亦不复见,古气横溢,且有奇趣。据《天顺日录》记载:「宣庙崩,太后即命,宫中一切玩好之物、不急之务悉皆罢去,革中官不差。」《明英宗实录》也有同样记载「宣德十年正月壬午……各处买办诸色纻丝……烧造饶器……及各处烧造器皿、买办物料等件,悉皆停罢,其差去内外官员人等,即便回京,违者罪之。」其后正统一朝虽也有传烧,但于正统十四年,英宗再次降旨:「各处造作除军需外,其余不急之务悉皆停罢。」及至景泰年间,虽记载不多,但于郭子章《豫章大事记》中仍可见「景泰五年五月,减饶州岁造瓷器三之一。」等记录。天顺时期虽趋于稳定,但仍以「饶州民艰难」为故,减少烧造数量。故此时期大量优秀御窑工匠

本品即为此一时期典型代表,颇具十五世纪中期特色,外壁以青花满饰,口沿及肩部折枝花卉纹,胫部环饰仰莲纹。腹部通景式绘饰仕女庭院图,于云气翻卷中楼阁隐现,洞石牡丹丛生,并以此为画面之终始,栏杆延伸而出,迭石点缀其间,仕女执扇沿阑乾于庭院中穿行,身后二女协侍,一提灯,一捧盖盒。所绘纹样沿袭明初常见的一笔勾勒法而又有所变化,特别是中锋运笔所绘的流云和人物,具有独到之处。云纹轮廓线宽广,沿著粗线内侧再用细笔划数层连接的弧状云纹或涡状云,日本陶瓷界称之为「云堂手」,为三朝所独有。

另从所绘侍女服饰来看,因明早期「诏复衣冠如唐制」,故风格及造型仿中、晚唐时期服制,发式亦不再为元式辫发,多承袭唐宋时期汉人高髻。所绘主题沿袭宣德时期仕女绘画之意境,据扬之水先生考证,此类美人图可与唐代诗人于良史《春山夜月》相关联,其诗载「春山多胜事,赏玩夜忘归。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兴来无远近,欲去惜芳菲。南望鸣钟处,楼台深翠微」。

其中「惜花春起早,爱月夜眠迟」早在金元时期磁州窑瓷枕上即出现过。《宋元诗会》中元代郑奎妻,亦将《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惜花春起早》、《爱月夜眠迟》赋诗四首,并以此专咏闺阁之趣。至于明代,此四题被广泛运用于瓷器装饰之中,如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宣德款青花仕女图碗,见录于《故宫藏瓷大系·宣德之部》(上),图20及图88;本品亦为此种闺阁之乐主题的延续,以仕女秉烛夜游庭院来表现闺秀风雅,而此种意境亦可追述至苏东坡的《海棠》诗「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于此诗中体悟画意,无声而形象地描绘了六百年前那个月下清游的夜晚,将其定格于此方天地之中。

比较一仕女图罐例,肩部见极相近边饰,其一藏于荷兰公主庭院陶瓷博物馆,馆藏编号00665;另一现藏上海博物馆,为胡惠春、王华云伉俪捐赠,载于《Selected Ceramics from the Collection of Mr.& Mrs. J.M.Hu》,页47-49,图17,此例琴棋书画仕女图罐,图间饰亦同本品相类,以高耸之洞石花卉间隔画面;尚有饰以琴棋书画仕女图罐,藏于东京户栗美术馆,著录于《特别展·中国の陶磁》,东京国立博物院,页191,图272。

此类执扇仕女图,也装饰于梅瓶,见日本静嘉堂文库旧藏,出版于《中国陶磁展》,图39;另一件则为执叶仕女,为R.H.R. Palmer(1898-1970)收藏,出版于藤冈了一,《陶磁大系:明の染付》,卷42,东京,1975年,图版59。景德镇珠山出土相近人物纹饰瓶及罐例瓷片,曾展于《灼烁重现: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大展》,编号200。

此罐为清代御窑传统品种,至清晚期均有烧造,而乾隆时期的数量相对稀少,且原盖多有散失,本品即为其中之一,罐圆唇直口,丰肩鼓腹,下承圈足。通体罩施白釉,外壁以青花勾边,填绿彩为饰,口沿及底部绘两道青花弦纹,肩部环饰八吉祥纹,圈足绘仰莲纹,腹部主体纹样为游龙赶珠纹,如意云头纹及「山」字火焰纹环绕,瑞意纷呈。

内底书「大清乾隆年制」青花篆书方款。此种先以青花勾线,然后仅用绿彩填绘的工艺始创于明代成化官窑,属斗彩中的一个品种。同类品两岸故宫博物院均有搜藏,参见《(台北)故宫藏瓷·清彩瓷二》,台北故宫博物院,1968年,页67-70,图13;《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杂釉彩·素三彩》,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页92,图73;页93,图74。另一藏南京博物院录于《宫廷珍藏:中国清代官窑瓷器》,上海文化出版社,2003年,页271;沈阳故宫博物院载于《沈阳故宫博物院院藏文物精粹-瓷器篇(上)》,万卷出版公司,2008年,页281;天民楼亦有入藏,《天民楼藏瓷Ⅰ》,香港艺术馆、香港市政局,1987年,图版114号。

此青花缠枝四时花卉纹扁壶,气势恢宏,富丽端庄,瓶直颈,扁圆腹,颈、肩相交处对称饰如意耳,下承椭圆矮圈足。造型乃借鉴明代永乐、宣德时期官窑青花大扁壶并稍加化裁而成,又称为「抱月瓶」或「宝月瓶」,明代洪武时期御窑厂开始烧制此类器物,盛行于永乐、宣德时期,明代永乐一例,可见清宫旧藏,出版于《明代洪武永乐御窑瓷器》,页164-165,编号75;至清代雍乾时期皆有仿烧,并改称「马挂瓶」。

本品通体罩施白釉,釉面洁净,匀润有泽,其上以青花绘饰,口沿、颈部、底足饰双弦纹,颈部环饰一周缠枝莲纹,腹部及双耳皆饰缠枝四时花卉,腹部所饰菊花、牡丹、长春花、团菊、莲花、茨菇等,异花同向,繁复紧密,细致入微,颇见功力。整器体量硕大,但琢器修坯精细,几乎看不出接痕,底足亦处理得十分考究,抚之细腻柔润,颈部所饰如意双耳,极具鲜明时代特征,为雍正至乾隆早期瓶类典雅耳式之一,圆硕而扁平的瓶体与优美灵动的双耳搭配,使得器形稳重而不失秀美。此器底白釉无款,亦仿永乐青花无款之制。

同类品亦有底部属款例,仿明式缠枝花卉,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刊于耿宝昌编,《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御窑瓷器》,北京,2005年,卷1,册2,图版41。另例可见天民楼旧藏,著录于《天民楼藏瓷》,(上册),编号54;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亦有一例相类,编号:中-瓷-003846。

玉壶春瓶是宋代创制的一种瓶式,由宋人诗句中「玉壶先春」一词而得名。玉壶春瓶富有诗意,愈增声华。如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宋苏轼《宝山新开径》「回观佛国青螺髻,踏遍仙人碧玉壶」等。宋代北方定窑、汝窑、钧窑、磁州窑、耀州窑以及南方景德镇窑、龙泉窑等窑普遍烧造制作,品种有白釉、黑釉、白地黑花、青釉瓷等,而且各具特色。

玉壶春瓶,自元代以后多配有盖,元代景德镇窑有青花、青白瓷品种。因烧造的年代不同造型有别。宋元时期壶颈部细长,腹部较小。明清时期壶颈部较粗,腹部硕大。玉壶春瓶初期为酒器使用,后因器形秀美,线条匀称,受人喜爱,逐渐作为陈设之用,历代相沿,盛行不衰。竹石芭蕉纹装饰始见于元代瓷器上,明清时期流行,其后成为瓷器传统装饰纹样延用。玉壶春瓶装饰竹石芭蕉图,最早见于明代洪武御窑,有青花、釉里红制品。永宣时期制品最美,清初始仿永宣之作,以后历代御窑均以此竹石芭蕉纹为标准范式,一直延烧至清末,以青花居多。

瓶撇口,细长颈,下腹略垂鼓,圈足外撇,造型周正俊秀,线条曼妙优美,胎骨致密坚细。瓶身通施透明釉,釉质滋润,白皙莹腻,釉下以青花装饰整器。瓶颈部分别装饰蕉叶纹及连回纹各一周,腹部绘竹石芭蕉纹,栏杆微凭,花草斜伫,芭蕉傍灵石,青竹倚瘦枝,构图疏密有致,画面生机盎然,极富庭院小景之别致趣味。径部绘灵芝仰莲纹一周,足外墙饰卷草纹,上下以青花双线弦纹分隔,工整有致,极见章法。底部净素,是清雍正时御窑惟求仿永宣未曾署款之故,以付怀古之思。芭蕉竹石纹始见于明代永乐官窑,图见《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里红》(上),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页35,编号33;至清代遂成官窑传统品种,为清宫陈设瓷之经典。此玉壶春瓶线条秀拔,形制典雅,胎质坚洁,釉汁肥腴,青花妍丽,纹饰描绘细腻,层次分明。假山灵石以皴法淡描细勾,笔意轻灵娴熟,构图疏朗得当,给人以水墨小品画的清幽之感。

本品凤尾尊,厚重大气,犹见元风,造型辉伟,撇口长颈,鼓腹至足部渐收,底足做唇边外侈,端庄规整。外壁罩施青釉,釉色温润翠青,釉质肥腴滋润,其上运用剔刻技法雕饰纹样,口沿,颈部及腹部以出筋弦纹装饰,纹样自上而下分别环饰蕉叶纹、卷云纹、缠枝牡丹纹、缠枝花卉纹及仰莲纹,纹样下刀处积釉深沉,凸起处呈色青透,二者对比强烈,遥相呼应,无不彰显出艺匠以刀代笔之非凡造诣。圈足无釉有火石红,并见坚实胎土,为垫烧所用。

龙泉窑为著名青瓷窑场,窑址于今浙江省龙泉县境内,宋元时期烧造盛极一时。宋之龙泉,多见素器,重釉色,轻纹饰。入元以来,龙泉器饰渐繁渐缛。又因配方转变,将含钙量高的石灰釉改为含钙量低的石灰碱釉,使釉水黏度增加而不易流动,同时借鉴同时期官窑技术特点,多次上釉,增添釉色玉质感,并进一步改进胎土配方,于烧造大件或造型复杂器物时不易变形,将贴花刻花等技,融入其中,使立体感甚强。明代高濂《遵生八笺》中载,「冬时插梅,必须龙泉之瓶。」以高大龙泉翠青之瓶,衬以嶙峋梅枝,是为厅堂妙品。

同类龙泉大尊见故宫博物院藏明早期例,刊于《天下龙泉·龙泉青瓷与全球化》,卷二,页177,编号106;另一为广东省博物馆藏,见载于朱伯谦主编,《龙泉窑青瓷》,页249,编号234;安徽省博物馆藏例,刊于《安徽省博物馆藏瓷》,页134,图116。大都会博物馆藏以贴花为饰者,见《The Legacy of Genghis Khan:Courtly Art and Culture in Western Asia》,图版194;伦敦大维德中国艺术基金会藏一件刻花牡丹莲纹纪年 1454年的近似例子,见1977年伦敦出版《Illustrated Catalogue of Celadon Wares》,图版X,编号99;该例并载于《大维德所藏中国陶瓷图录》,图版52。另参考斯德哥尔摩东方博物馆所藏一件,见《世界陶磁全集》,第九册,1976年,图版188号。茧山龙泉堂藏另一例,见1976年东京出版《龙泉集芳》,第一集,编号485。

乾隆朝彩瓷一改雍正时期灵秀典雅之风貌,倾向追求制作工艺精细,纹饰繁缛华丽的瓷器。且不仅在造型方面趋于多样化,在设色用彩等装饰工艺上更有独特的表现。恰如本品,即在洋彩工艺基础上结合矾红描金,轧道等多种装饰手法,融汇于一体,华丽典雅,令人赞叹。

洗呈八菱口,直腹平底,通体敷彩。本品独到之处为仅以诸彩仿效雕漆锦地之工艺。口沿以矾红描金回纹为饰,外壁及内底满绘诸彩团花纹为地,外壁团花皆为八边形间饰万字纹,内底铺团花锦纹为地,其上绘红日高悬,长空彩云如锦,画面右侧绘古松参天,迭翠重重。寿石委迤,瑞芝丛生,有瑞鹤踱步而来,画面虽静尤动,惟妙惟肖,意趣隽永。内壁衬以天蓝地轧道折枝花卉纹,外底则中部、底边皆描金彩绘八菱开光与八菱口沿呼应。内底心绘松石绿地折枝花卉纹,外缘环饰宫粉地缠枝西番莲纹。整器造型及设色皆妍丽繁缛,不仅层次丰富,布局妥帖,更集诸项技法于一身,相互辉映,各见其妙,又以彩瓷仿雕漆锦地,无一不体现出乾隆时期高超的制瓷技艺,堪称巧夺天工。邵蛰民撰《增补古今瓷器源流考》中评论有:「清瓷彩色至乾隆而极,其彩釉之仿他物者亦以乾隆为最多最精。」整器绘画细致工整,工艺精湛绝伦,诸彩绚丽浓妍,为罕见清乾隆洋彩之佳作。

瓶蒜头口,束颈,肩处饰对称双如意形耳,扁圆形腹,椭圆形圈足,形制端硕大方。瓶通体施以透明釉,釉面莹润,釉间青花诸彩发色淡雅清丽,为乾隆一朝斗彩烧造之巅峰色泽。瓶口沿下侧绘连回纹及如意纹一周,颈部上下分别绘蕉叶纹及如意云肩纹,腹部两面通绘寿桃及仙鹤,构成「鹤龄祝寿」图样,仙鹤飘逸清雅,寿桃丰硕欲滴,叶片以青花及绿彩二色为饰,突出「阴阳向背」之光影美感,写意与写实并重,展现出乾隆上品御瓷之非凡丽质。胫部由上至下分别绘如意云纹、蕉叶纹及弦纹,整器纹饰布局疏密有致,工笔勾描精丽,色彩渲染细腻,极见用心之精。器底红彩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

抱月瓶为清代御窑追慕永宣同类造型器物并加以化裁而来,清宫瓷器档案中常称之为「马挂瓶」,以乾隆一朝烧造最盛。早在乾隆二年(1737年),《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档》中就已有记载。如乾隆皇帝专门吩咐唐英「再将小些宝月瓶、马挂瓶各样釉水花样烧造。」因抱月瓶形制典雅尊贵,透出皇家独有的气派,故而深受乾隆皇帝喜爱,曾多次谕旨唐英为之烧制,存世所见品类繁多,有青花、釉里红、青花釉里红、黄地青花、青花胭脂红等多个品种,可见当年烧造之盛。在清宫日常生活中,此瓶既可作为典雅的陈设瓷器,亦属上品花器,供插花之用,一如清宫旧藏《颙琰行乐图》所绘釉里红扁壶,置于庭院案桌之上,插以春花二枝,逸致毕现。在传世所见的乾隆御窑抱月瓶中,惟多见青花或釉里红,本品以斗彩为饰,斑斓夺目,同类品种它例极廖。乾隆御瓷斗彩为饰者仅存数例,包括:一粉彩婴戏图小罐,背景山石以釉下青花勾绘而成,及一粉彩百猴图撇口瓶,部分细节以釉下青花刻绘。两者均带乾隆年制款,现藏于故宫博物院(著录于《故宫珍藏康雍乾瓷器图录》,香港,1989年,31页,图版22及页346,图版27)。同可比较台北故宫博物院一青花加彩龙凤纹瓶,周边缠枝牡丹以釉下青花绘制(见于《清康雍乾名瓷特展》,国立故宫博物院,台北,1986,编号84)。以寿桃及仙鹤为饰,于康熙御窑既有出现,见康熙朝斗彩盘,著录于《上海博物馆藏康熙瓷图录》,1998年,图155;本品相类例,可见香港苏富比,1982年11月8日,编号204。

明清时期吉样兴起,各式吉祥寓意之纹样及装饰用器纷至而来。至有清一代,《清史稿》和二十四史中关于诸类祥瑞之记载可谓繁多,且自雍正皇帝始,开献瑞、做吉样之风气,乾隆皇帝于宫中长大,受其父雍正影响,也喜各式吉样装饰,尤以寿先,认为「寿先五福」,对祝寿类题材十分看重。

《清档》中可见呈进及贡档中屡次出现寿星之记载,如乾隆五年六月八日,「太监高玉等传旨将配文锦匣并配座收拾古玩俱送呈览钦此……于本月十八日……将库贮……骑鹿金寿星一件……等呈览。」此尊以精铜为材,宝光润泽,细腻柔和。以骑鹿寿星为题,寿星与鹿分铸而成,腹内中空,可为香薰。寿老头戴乌帽,大耳垂肩,寿眉长髯,面容矍铄,喜笑颜开。身著交领长衫,腰间系带,一手持如意,垂足舒坐于鹿背之上。

鹿回首而立,四蹄交错,呈行走之态。寿翁之衣纹及鹿之斑点皆以嵌金为饰,所嵌金丝与表面相平,线条细密弯转自然称意,毫无堆叠僵硬痕迹,工艺卓绝。整器描绘生动形象,瑞意纷呈,装饰考究,鋄金华美,同类装饰不为多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多例乌铜嵌金笔筒,见故藏编号故00135391-故00135394,另例可参考纽约苏富比,2013年3月19日,编号353,紫金琍玛嵌金银宗喀巴像,与本品工艺皆有异曲同工之妙。

蚰耳炉乃仿照宋定窑器形而制,沉稳大雅中尽显古典之美。蚰龙耳炉形制历经弥新,与鱼耳炉、朝天炉并为宣德皇帝最青睐的三种炉形。《三卷谱》曾赞美此类炉是「款制大雅,为诸炉之冠」。此炉造型端庄典雅,整体比例完美,双耳丰腴端庄,炉身线条简素利落,造型沉稳,铜色优雅,精光内含,令人弥觉隽雅,尤显精神。无论供于神案厅堂,还是设在书斋案头清供,均可营造清逸气韵。底中央铸减地阳文「质园珍玩图书」篆书六字款,款识端正,字体利落。此类文房小品,尚可比一例,为王世襄旧藏,出版于《自珍集·王世襄集》,页31-32,图2.18、2.19。

《文物参考数据—一九五七年 第七期》,文物参考数据编辑委员会,1957年7月,页11。

《文物—一九五七第一期至第十二期》,文物参考数据编辑委员会,1957年,第七期,页11。

出版:《中国古代漆器》,王世襄著,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年7月,图101

观音木胎,其名出自《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佛曰:「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

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实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据王世襄书中记载,此尊观音菩萨坐像原来除发髻髹石青外,通体贴金箔,贴后不再罩漆,故金容易脱落,今仅衣纹间隙及底尚见金色痕迹,成为紫漆观音。此尊观音,多次出版于王世襄著作中,甚为难得。观音面容慈悲,双目微垂,表现菩萨观照内在澄明,不受外像所碍。观音,非男女之相,或为女相,本像刻划菩萨身形修长优雅,手及脚趾纤长,头戴天冠,戴项鍊一条及手镯,衣袍如丝绸轻灵,下摆垂于座上。坐像除发髻髹石青外,原本通体贴金箔,衣纹间隙尚见金色痕迹。卢葵生所制此像,刻画观音秀丽空灵,慈悲济世,供善心参拜,诚为珍品。背后腰际红漆长方框内书「葵生」篆书款,故宫博物院所藏「卢葵生造百宝嵌雄鸡图长方形漆砂砚盒」,所携款与本品笔法完全相同,可兹赏鉴。

卢葵生(1779-1850年),江苏扬州人,生于髹漆世家。扬州,地处扬子江北,大运河南端,历来富裕,于明代乃文艺重镇,亦为商务繁盛之地,富商、文人、异士均居于此,以生活风雅、品味出众闻名,葵生祖父卢映之,即于扬州开设漆艺作坊。卢映之(活跃于约1717年)以漆玩著名,擅制各式漆器,雕工尤精。陈文述(1771-1843年),以评论见著,整理《画林新咏》,其中有「扬州刻手说卢家」之论,并赞卢葵生造诣尤精。除雕刻工艺以外,卢葵生亦擅绘画,参考其1808年山水画作一幅(现存于南京博物院)可知。清代袁枚(1716-1797年),称许卢氏「能世其家,尤擅六法,优人能品,交流多文学之士」。

如本品之漆器造像,以夹纻法制作,先于胎上贴布髹漆,增添立体感,乾涸后再髹色及黄涂。夹纻法制作之漆器,或为木胎,亦有乾涸后脱胎者。比较一著名六世纪木胎佛像例,现藏于巴尔的摩华特斯美术馆,Donna K. Strahan,〈The Walters Chinese Wood-and-Lacquer Buddha: a Technical Study〉详细论述,《The Journal of the Walters Art Gallery》,卷51,1993年,页106。Strahan表示,夹纻法于二世纪期间佛教传入中国开始出现于漆器制作,用于制作佛像。据古籍记载,戴逵(395年卒)善塑夹纻佛像。夹纻法难度高超,极耗工时,兼且成本高昂,自古仅为能工巧匠所制。卢葵生制漆器例,参考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卢葵生款剔红郭子仪贺寿图屏风,曾展于该馆《Cinnabar: The Chinese Art of Carved Lacquer, 14th to 19th Century》,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17年。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十件卢葵生制漆器,包括两件砚盒例,载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清代漆器》,香港,2006年,编号188及189(图一),后者乃漆砂盒。再比三例,载于《中国漆器全集》,卷6,清,福州,1995年,图版199-201。王世襄及袁荃猷论述七例,包括本品及两件漆砂砚盒、一件黑漆崁宝琵琶以及三件漆壶,参考〈扬州名漆工卢葵生和他的一些作品〉,《文物》,1957年,编号7,页9-13。

「炉瓶盒三事」,即指香炉、香瓶及香盒三种器具,为焚香必备之物,焚香时,中间放置香炉,香炉两边各置香瓶、香盒,香瓶用来盛放箸与铲。此铜胎掐丝珐琅炉、瓶、盒成套,为宫廷燃香专用器皿,造型精巧,别致美观。香炉束颈鼓腹,下承三乳足,口沿置沖天耳,腹部以掐丝珐琅装饰缠枝莲纹,颇具灵气;香瓶呈直颈瓶式,两侧饰双圈耳,长颈有三条凸起弦纹,鼔腹,圈足外撇,箸与铲保存完好;香盒高装,撇足,子母口。炉瓶三式均为天蓝色珐琅釉为地,主体纹饰为缠枝莲纹,辅之宝相花纹、回纹等等,露铜胎处采用鎏金工艺,与珐琅彩相辉映,富丽美观。乾隆一朝,皇帝不仅勤于政务,而且艺术造诣深厚,其对掐丝珐琅器的制作相当关注,据《造办处各作承做活计清档》记载,他不仅亲自过问掐丝珐琅器的设计和制作,并且对制作中出现的技术问题提出改进意见,对制作精美者给予赞赏,粗糙者给予惩处。

使得此一时期掐丝珐琅工艺有了空前的提高。此即为依照‘内廷恭造之式’制作而成,器形规整,比例适当,精、巧、秀、雅齐备。底部镀金,圆润坚实,金光灿烂,其内书「乾隆年制」四字横款,及「约」、「中」字千字文款。从乾隆朝《养心殿造办处活计档案》看,乾隆七年(1742年)八月造办处活计档记载,乾隆皇帝曾传旨:「照建福宫掐丝珐琅三件一分炉瓶三式多做些,其款用千字文号数落。」可见此一时期宫中掐丝珐琅器使用千字文计数序号。

此套铜质精纯、鎏金厚亮、造型古朴,在装饰上结合了掐丝、珐琅、鎏金等多种技法,纹饰细腻精巧,做工精良,打磨光滑平顺,珐琅釉色彩丰富,为乾隆时期宫廷珐琅器之代表。同类例多宝蓄于两岸故宫博物院,参见《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珐琅器编2》,清掐丝珐琅卷。

此桌以黄花梨制,色泽沉稳,包浆淳厚。桌面以格角榫攒边打槽镶面心板,下穿带支撑。两端抹头各加一根直带加强稳固。边抹冰盘沿上部平直,上舒下敛内缩至底起窄平线。束腰与牙板以抱肩榫与腿足及桌面结合。牙子以下安罗锅枨,亦作起线处理,齐头碰与方材腿足相接。方腿下展兜转为巧致的马蹄足。方桌妍秀清雅,轻盈稳固,用料考究,简约洗练,比例匀称臻至完美,是优秀的黄花梨材质与精研做工之完美结合,堪称明式方桌典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