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香港十周年拍卖会丨中国古董珍玩:精品采撷

保利香港十周年拍卖会不足一个月,将于香港会展中心盛大举行。中国古董珍玩部将呈献四大专场,由「御海凝珍:怀海堂藏清乾隆御瓷粹珍」专场领衔,其中一对英国威尔特郡放山居收藏,清乾隆嫩绿地粉彩「如意万寿」图缠枝莲纹如意绶带耳瓶,整体风格接近于洋彩瓷作,见证清乾隆时期的中西文化交流。「不止青绿:欧美藏家藏中国色彩艺术珍品」专场,清雍正釉里红剔刻海水云龙纹梅瓶,艺匠以精湛雕工,剔刻通景苍龙教子图,与釉里红分界鲜明,展现出雍正上品御瓷的非凡丽质。「中国古董珍玩」专场,北美十面灵璧山居珍藏金木雕彩绘菩萨立像两尊,整体造型粗壮敦实、庄严郑重,具有强烈的神圣与森严之感。唐代尚马之风极盛,「花舞大唐:北美十面灵璧山居珍藏唐三彩」专场,其中一件唐三彩立马,俯首静立,彰显工匠精湛的技艺。

本品为乾隆官窑之中堪称别致的彩绘佳器,其形尊贵典雅,装饰雍容华丽,颈部双如意耳精巧细致,金彩如意底下有一松石绿彩「卍」字吊饰,所系的红色绶带生动飘逸,寓意「如意万寿」,为乾隆御窑瓷器的一大特色。整体图案布局疏朗,比饰以缠枝花卉纹的器物更为清新脱俗,施彩清薄妍美,设色淡雅隽永,绘工精细完美,为乾隆彩瓷佳作。

本品所饰嫩绿地仿掐丝珐琅十分少见,嫩绿釉烧制不易。本品以彩瓷工艺仿掐丝珐琅,花卉纹本身的画法及缀饰,必然要带有西洋风格,因此本器整体风格上更接近于洋彩瓷作,绘画技法摹仿西洋光影画法,枝叶有明暗,集两地之大成,见证中西文化之交流。参考一近例,同出自放山居旧藏,清乾隆御制宝石蓝地洋彩莲花如意万代尊,售于北京保利2011 年6 月5 日,编号7231。

贯耳壶形源自上古青铜器,古朴典雅,端稳大气。工艺复杂,风格华美典雅,为不多见的乾隆青花宫廷陈设器。全器釉质温润肥厚,画工繁缛精美,笔触轻松而富有弹性,青花发色鲜艳明快,笔法以点青法上色,系仿永宣苏麻离青结晶斑之效,故纹饰有深浅之别,层次宛然。其布局清雅,层次分明,虽见枝蔓缠绕而毫无凌乱繁缛之感,所绘枝蔓舒展自如,风姿不减,纵观有清一代御瓷纹饰,缠枝莲纹之运用最为广泛, 然有此般灵动者实为罕见。

本品造型是为乾隆御瓷之中独特品类,除青花之外,仅见一对现存台北故宫斗彩扁瓶,存世甚罕。依据当今公私出版资料,目前所知对应之例见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另一例以人民币1265 万元售于北京保利,2021 年12 月5 日,编号5545。

本品形制恢宏大气,胎质坚致白皙,釉汁莹润如玉。瓶身绘云龙纹,气势凌人, 跃然眼前。以矾红装饰龙纹,色泽鲜妍厚润,色阶过渡自然,腾龙矫健有神,气势非凡。祥云迤逦,浪涛卷卷。

本品绘画颇为讲究,需要釉下与釉上纹饰彼此呼应,画师需在绘制斗彩海水时,事先留出釉上龙纹的位置,因此画师必须做到心中有画,笔自心中,留白过少,则龙纹无法绘制,留白过多,龙纹与祥云之间空隙过大,则影响美观。审视本品所绘云龙,二者连接处过渡自然,分毫不差,恰到好处,融为一体,彰显乾隆时期宫廷艺术的无比严谨和精致。

相类似作品甚罕,目前仅见一例藏于伦敦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此例纹饰与本品镜相对称,龙身往左蜷曲,如镜面折射,原应为一对。

来源:Sheelah M. Langan (1910 – 1993) 旧藏,后由家族传承(Sheelah M. Langan 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加入美国外交部,曾驻罗马、曼谷、黎波里、拉巴特、雅典、伦敦、波哥大及墨西哥城)

本品通体以釉里红为饰绘海水,器身剔刻通景苍龙教子图,整器纹饰绘制生动精美,深得迤逦之姿,江崖海水之中波涛汹涌,细节之处一丝不苟,工艺细腻而娴熟。外底青花双圈内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楷书款。造型端庄秀丽,线条优美,亭亭玉立。瓶通体施透明釉,釉面清润厚腴,如脂似玉,宛如隐青呈色。

此式梅瓶仿明永乐所制,作品原形见于博物馆及重要收藏机构,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二例、台北故宫博物院一例、瑞士玫茵堂。而两岸故宫博物院,东京国立博物馆、「英国铁路基金会」、Geraldine Rockefeller Dodge 及《世界陶磁全集.15.清》等皆有藏雍正仿永乐作品,可资比较研究。

出版于《中国艺术品经眼录:埃斯肯纳齐的回忆》,2012 年,页346,图版425

本品釉里红为饰,口沿外饰如意云头纹,颈绘蝠纹,腹部绘九龙图为主题纹饰,九龙穿梭祥云,翻腾江海之上,双目炯炯,五爪分张,恰应乾隆御宇天下,国力隆盛之气象。腹下以海浪一周做边饰。正是唐英《陶成纪事碑》所言「釉里红器皿,有通用釉绘画者」。

运用釉里红线描技法装饰全器是乾隆御瓷独具特色之处,此类器皿品质精良,存世寥寥无几,唯一例传世与本品同类者,乾隆年款釉里红九龙纹扁壶,正面饰一条坐龙,四龙环绕,背面有四龙,九龙腾云驾御海,壶颈饰一道如意纹(图载《乐山堂藏瓷》,台北,2005 年,图版47,售于香港苏富比2001 年5 月1 日,编号538)。

器内白釉无纹,外壁绘翠竹,纹饰均以青花勾边,后填绿彩,有些叶尖填红彩,以示竹叶枯黄。胎骨略厚,质地莹润光洁。雍正斗彩器型、纹饰简单高雅,釉色清丽脱俗,此小碗应为雍正皇帝用来品茗的「茶圆」,原属紫禁城茶库之物品。

本件斗彩翠竹茶圆是雍正一朝的名品,无论公私收藏皆视为珍品,可遇不可求。拍品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清雍正斗彩翠竹茶圆相同,参见《也可以清心– 茶器.茶事.茶画》,台北故宫博物院,2002 年,页135,图114。此外,南京博物院亦藏有相同一例,参见《宫廷珍藏– 中国清代官窑瓷器》,上海文化出版社,2003 年,页143。

笔筒通体以雕瓷装饰西湖山水图,刀工细腻,线条流畅,工艺上别带一番功夫之外,更为山水纹饰带来立体感,整件器物层次分明。

画中山石稠密高叠、绵延起伏,烟气云雾弥漫山间。浮雕精细入微,底章深压而令诸物象凸显眼前,给人以强有力的视觉冲击,可谓极尽雕饰之能事。

圆形笔筒的烧造存在着诸多制作工艺方面的局限性,其成型难度极高,烧造过程当中极易变形,因而传世罕少。与本件笔筒相似者见于故宫博物院,瑞士鲍尔博物馆收藏。

成化青花宫碗,一向被视为明代青花瓷器之名品。拍品宫碗形制,造型秀美,内壁纯白,外壁以江西乐平所出「平等青」青料,绘青花缠枝西番莲纹六朵,青花淡雅柔和,渲染层次分明,勾勒线条纤巧爽利,具有典型成化青花纤柔雅致之特点。

拍品与台北国立故宫旧藏清宫景阳宫碗相同,参见《成化瓷器特展图录》,台北,2003 年,页49,图版23 号。据台北故宫1962 年统计,此类成化青花西番莲纹碗,该院仅藏两件,分别为出版品之律一四五23 之7,与律一四五23 之8《故宫瓷器录第二辑明》(甲),台北故宫1962 年,页213。此外,未见北京故宫发表该类成化青花西番莲碗资料,则本拍品珍罕程度,可见一斑。

海外,英国大英博物馆及大维德基金会亦收藏有同类型碗各一件,分别发表于《大英博物馆藏中国明代陶瓷》,北京,2014 年,页205,图6 – 5;《大英博物馆大维德爵士藏中国陶瓷精选》,北京,2013 年,图36。

金代造像较宋代造像相比仍有更进一步的表现,其在唐代遗风的基础上有所改易,神情略微冷峻,肢体扭动矜持而有节制,整体造型粗壮敦实、庄严郑重,具有强烈的神圣与森严之感,细节处理细腻,手指姿态曼妙,衣纹流畅, 在唐代结构的基础之上,融入南北宋木雕中所引入的新的绘画艺术语言,形成了山西地区所特有的独特的雕塑语言,为元明时期木雕艺术的发展划定了不可逆转的大框架,「无宋木,不成馆」正所谓如此。

此对菩萨立像流传有序,出于二十世纪初期著名古董商霍明志,1930 年首次现身于其北平展览,后1932 年出现在巴黎专拍之中,2002 年再现于Eskenazi 纽约展览之中,并为其《中国艺术品经眼录:埃斯卡纳齐的回忆》所著录。近百年皆为全球顶级艺术品藏家所有。

此尊为经典的释迦牟尼佛成道像。整体造型大方,身体比例完美,双肩宽厚,腰部收束,肌肉饱满富有张力,体现了极高的雕刻艺术和铸造工艺水平。特别是其极为罕见的硕大体量,魅力无穷,震撼人心,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非凡的艺术美感。

此像风格明显受到了尼泊尔艺术影响,尤其是它的面部和胸肌刻划以及衣纹表现具有尼泊尔艺术的鲜明特点,但在整体造型和局部细节上又明显融入了西藏本土的艺术和审美元素,由此可知其为一尊尼泊尔人在西藏地区铸造的,是一尊融合了尼泊尔和西藏艺术的佛像艺术作品。

遍查海内外博物馆和私人藏品,类似体量和圆座造型及保存状态的造像并不多见。相同造像可参见英国藏家朱勒斯斯彼尓曼(Jules Speelman)珍藏的一尊十四世纪铜鎏金释迦牟尼,后以人民币1.035 亿元于北京保利2015 年12 月7 日拍出,编号7333。

以白石为材,又是单体圆雕,兜鍪表现清晰准确且坠饰华丽的璎珞,雕刻工艺精湛,应是出自唐代长安城中重要的皇家寺庙,如此而言,其英武平和的神态更显得尊贵非凡,他既是宗教世界的护持天,又是令皇家信徒亦能放下诸般痛苦走入佛教世界的护法神。

此尊佛首已知最早由美国著名收藏家,宾夕法尼亚州费耶特银行与信托公司主席Jay C. Leff 先生所收藏,1959 年曾参与Leff 先生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卡内基研究所举办的个人收藏展;后为英国铁路基金会收藏,并长期借展于英国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1993 年由香港佳士得释出后进入北美十面灵璧山居的收藏之中,近三十年再回到拍卖市场中,极为难得。

此件三彩立马,俯首静立,短耳上耸,双眼圆睁,嘴微张,马鬃短齐,扎尾上翘,四肢健硕,直立于托板之上。头戴络头, 额前有当卢。背上置鞍鞯,外包鞍袱,下衬垫毯和障泥,绿色釉为主,黄褐色为辅,点缀白彩。胸前、鞍后均套朵花纹革带,其上悬挂杏叶形垂饰。除马鬃、马尾、鞍饰外,全身通披白色釉彩,一匹白色骏马跃然眼前。它躯体丰肥适度,比例精准,达到了力与美的和谐统一,处处彰显著唐代工匠精湛的技艺,出神入化,已臻化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