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年前蓝色是如何成为“富贵之色”的?

在古代,虽然明黄色代表着皇权,但都没有一件石青色的外套来得霸道。这不禁让人想到《红楼梦》中王熙凤在初登场时穿的那件“五彩缂丝石青银鼠褂”,不仅工艺和用料,就连色彩都在暗示着她来自于一个富贵登极的家庭。

石青色,是一种近乎黑色的蓝。仔细阅读过《红楼梦》的人一定会发现,石青在这本书中是个重要角色,出现频率最高,总出现过九次!穿石青色服装的有贾宝玉、王熙凤这样的大角。这种充满高级感的颜色往往用在最外面的那件衣服上。仿佛有了这一层石青,下面无论怎样的大红、水红、银红,都能被降服。小说第三十五回讨论汗巾的颜色时,也提到石青和黑色是用来“压大红色”的。

不得不说,石青是富贵人家的颜色,它象征高贵,具有褒义的感彩。在清代服制中,石青色是仅次于黄色的最贵重的颜色。

《大清会典》规定:从皇帝到王公大臣,礼服一律应蓝或石青色。清代贵族阶层皆以石青色为贵,所穿衣服都喜欢选用石青色,以体现其高贵的身份。所以《红楼梦》中,只有宝玉和王熙凤穿石青色外褂。

为何石青色才能“压得住”场面?才能与黄色平起平坐?其实这与帝制王朝的“上行下效”相关。在清代皇室中,石青色就是礼仪性服饰外套的主色,甚至可称“独此一色”。不过,这也是经历了一番变革之后的结果。

根据明朝服饰制度的规定:“一品至四品,绯袍;五品至七品,青袍;八品九品,绿袍;未入流杂职官,袍、笏、带与八品以下同。”明朝的朝服颜色分为了红袍、青袍和绿袍,其中,红袍是中高级官员的象征。在明朝统治时期,祝福官员“早日穿红袍”是著名的吉祥话。皇帝上朝的时候,六部九卿、科道言官等方阵的朝服颜色截然不同,呈现出“花红柳绿”的景象。

但清朝入关后,红袍、绿袍便退出了历史舞台,清朝官员和贵族们的朝服,以黑色或蓝色为主,就连后宫嫔妃和朝廷命妇们的朝服也不例外。这与皇太极继承汗位后,将后金的国号改成了大清有关。

根据五行的说法,明朝在五行中属火,皇太极利用清(含水)为国号,颇有水灭火的寓意。在建立清朝的统治后,皇太极规定了朝服的颜色必须采用与五行中水属性相关的颜色。一时之间,清朝贵族和官员们的朝服颜色以黑色、蓝色为主,因为这些颜色在五行属性中属水。

不过在康熙朝时期,朝服的颜色还处于杂乱无章的局面,这一点在《康熙皇帝南巡图》的画像中凸显无疑,官员们的朝服仍旧呈现出蓝色、黑色、青色相互呼应的状态。直到乾隆在位时期,为了解决朝服颜色混乱的问题,体现大清的威严性,清朝颁布了《大清会典》,其中对房屋规格、服饰颜色、饮食规格等各个方面都有严格的规定。换言之,从乾隆皇帝开始,清朝的朝服开始整齐划一,且都必须采用石青色。

石青色,不仅是代表身份地位的一种面料颜色,由于该色靓而不俗,高贵奢华的特性,在山水画的创作中被画家频繁使用。如宋时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大气磅礴、质感分明。该作品能流传千古,不只是因为画家画的经典,最大因素还是矿物色经千年而不褪色的特性。又如张大千的泼墨山水,石青的使用度更是高。张大千作的泼墨,张力无限,大气华丽,其中少不了矿物色石青的作用。

除了传统山水,花鸟画、人物画中也经常使用到石青色。如宋徽宗临摹的《捣练图》中侍女的衣服就是使用的石青。同时,壁画中也是大量的使用石青色。如敦煌壁画《韩熙载夜宴图》中就有石青色的存在。

石青与其它矿物色一样,在绘画艺术领域使用广泛,如中国传统书画艺术中的壁画修复、高格的古建筑彩绘、写意重彩画、工笔重彩画、漆画、唐卡等。西方绘画的油画、水彩、材料素描、坦培拉绘画、综合材料等也会被使用。

古时,蓝铜矿石在研炼为石青色的过程中,要经过淘、漂、沉、滗等过程,逐渐分出头青、二青、三青、四青等颜色。传统的石青颜料呈粉末状,以纸包之。作画时,以温水,胶和之,细细研磨即可。

当今,再也不需用石青色去“压”什么艳色,它完全可以成为身上唯一的主色。石青色虽已不再高贵,但留下了本身的质朴和纯粹。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Leave a Comment